三国娱乐主管微信:qq8050518王力从九十年代初就涉足医药行业,他自称脱离医药行业的原因是“对不起良心”。在他的描述中,医药行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利行业:“一个中等规模的药厂的医药代表一个月的销售提成就可达到4万多,一年就有近50万的收入。”

  王力告诉记者,医药企业会不定期的为医药代表举办培训,他也曾参加过多次:“厂家在培训上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可观的,培训专家和一般培训人员大多是从一些专业医药公关培训机构请来,很多专家每天的培训费用就高达1万元。”企业自己请专家组织的培训一般为期三天到一个星期。同时,社会上常有机构组织公开课,主题也是如何推销药品:“一天的培训费用达到5000元左右,但这样的培训课只准做记录,现场不可以复印资料,也不可以拍照。”

  “严格的说,医药企业的生命线就是销售队伍,医药销售代表所需要具有的沟通能力和灵活性是非常之高的,所以在培训阶段或刚开始销售工作时的淘汰率非常之高,高达90%左右。招聘三十个人,能留下来的不过几个人而已,而且已经不简单了。”所以,培训的同时,企业也在考察一个人是否具有成为成功医药代表的潜质。而细细了解这样的业务培训,一个药品进入医院的路径便一目了然,其幕后的交易也不再显得那么神秘。

  这样的灌输持续着整个培训过程:“我只能说这样的培训非常之厉害,会让人疯狂。”

  作为第一步,医药代表通常和临床科室主任打交通会比较困难,“因为这些医生现在通常是非常的谨慎,他会考察医药代表是不是高度职业化,他不会因为一时的小利而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”因此,医药代表通常要通过长达几个月的求访才能得到科室主任的信任:“他在排除你是记者或者是纪委人员的暗访后,才会慢慢和医药代表接近,也才会收取类似‘派克金笔’这样的‘小’纪念品。”

  在取得科室主任的信任后,医药代表需要及时跟进,将药品的相关资料送给科室主任,美其名日“审稿”,当然这也是“进贡”的最好时机:“在资料交给科室主任的同时,通常会在资料袋中附一笔‘审稿费’,数额视医院规模而定,小到一千,大到一万。”

  经由这些“程序”,科室主任才会与医药代表联系,此时的谈判是赤裸裸的:“医药代表会将‘开发费用’(药品进入医院前的公关投入)和‘政策’(药品销售的回扣比率)说出,双方也会讨价还价,直到达成一致。”

  在打通了科室主任的环节后,医药代表再沿上述的操作方法进入药事委员会前的各个环节,比如药剂科、药房主任、院长或分管药的副院长,这些关节要挨个打通,直至进药申请被送到药事委员会审定。

  培训中,医药代表会被告知,所谓的药事委员会多半是个“集体作弊的机构”,是一个“挡箭牌”,“集体讨论,代表着集体通过的新药才能入院,但医药代表会被告知,只要找了人,有人帮你说话,就不用怕药事委员会。”

  在药品进入医院后,医生通常会按照自己的需要给病人开处方,“并不是按照病人的需要,”王力强调,“用电影的一句台词来说,就是‘只开贵的,不开好的’,以从中获取回扣,每月初,医药代表会根据统计而得的销售额,向每个医生送回扣。”

  王力告诉记者,以前医药代表会经常把回扣送到医院,直接送到医生的手中。“就像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的浙江某医院医生收受回扣的事,就是这样的操作模式,但那是小医院的医生胆大。”

  在南京,“都是在月初时,医药代表打电话给医生,约在一些茶楼,坐下来喝个茶,完了之后就送回扣,这是通行的做法,在行里是公开的。”王力称,因为害怕被曝光及被纪委查处,医生们多在收钱时慎之又慎,“他们自己很清楚,这种事情见不得光,一旦被查出,毁的是一辈子的前程。”

  向记者说着这一切时,王力的语调平缓不惊,像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这足以让记者这样的“局外人”瞠目结舌的一切的背后,流动着的是每个月都以数百万计的“黑钱”,而这些钱,可能来自我们身边一个普通贫寒人家,也有可能是一个带着女儿走遍了全国求医的可怜的父亲。

  以前它占领琉球时你不抵抗,它占领朝鲜时你不抵抗,占领东北时你不抵抗,占领热河时你不抵抗,占领华北时你不抵抗,占领上海南京时你不抵抗,占领广州武汉时你不抵抗,你就只有亡国!如今它修改教科书时你不抵抗,它占了****你不抵抗,它抢了你石油管路你不抵抗,它反对欧洲开禁你不抵抗,它妄图插手台海你不抵抗,最后它就会挖了你家祖坟,将你改名为“流川政男”,让你做亡国奴!

  我们没有时间和权力去采取政治行动,我们只能作力所能及的事,拒买日货是我们对付日本人的最好行动,不但简单而且有效.

  s=&threadid=185984&perpage=30&pagenumber=489 class=black

  发送悄悄线万还差不多,现在一年不如一年了,哪儿还有这么多钱呀。

  想要多赚钱就自己想办法,别一天到晚眼红别人.医药代表也是人,他们赚的也是辛苦所得.

  蛮黑的,其实成本很低,一级代理发货买800多的东西,到二级代理就是2600,三级代理到医院要8000多,晕,最亏的还是病人!

  从这天起,请称呼我为胡太~2012-11-18已进行了6年10个月20天

  老弟刚大学毕业那会在山东做医药销售,提成满高,但是前三个月基本没有收入,人倒是晒得黑头黑脸。应该谴责的是医生而不是销售人员,是医生和整个制度毁掉了正常的营销氛围。

  曾经去医院看病,医生说消化不良,然后开一盒30多元的消化药,本人坚持要5元的江中健胃消食片,医生还很不高兴。去医院每次没什么大问题都要开2百左右的药,某次后腰痛医生就让去拍片查一通下来说我太瘦所致开3百多的药(后来都放过期扔掉了),虽然社保和商保都可以报,但是对他们这种无良行为极其鄙视,毕竟还有多低收入没有社保的人,这不是要命嘛。